当前位置: 首页 > 劳力士表价格 > 斯沃琪劳力士百达翡丽出走巴塞尔世界最大表展如何走向没落?

斯沃琪劳力士百达翡丽出走巴塞尔世界最大表展如何走向没落?


/ 2020-04-28

  提起有着“奢侈品中的奥斯卡”之称的巴塞尔钟表珠宝展,几乎在钟表界无人不晓。然而由于数字时代的冲击,更多钟表品牌选择另辟蹊径。继去年最大手表集团斯沃琪的离开,2020年4月14日,劳力士、百达翡丽、香奈儿、萧邦、与帝舵发布联合声明,表示将退出巴塞尔钟表珠宝展,并与瑞士高级钟表基金会(FHH)联手在日内瓦举办一场全新的钟表展会。面对近百年合作伙伴的离开,巴塞尔世界是否就此一蹶不振,从而走向衰落之路呢?

  2019年3月21日,瑞士巴塞尔表展展馆中,因为斯沃琪的集团的出走而变得格外宽敞,往常拥挤的中央大道也变得格外冷清,只有稀稀疏疏的人群和媒体在各大品牌展位前驻足辗转。作为已参加巴塞尔表展80余年的好伙伴劳力士,也难逃被冷落的命运。就算身为钟表界的扛把子,宽敞的品牌展区内也没有像以往一样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钟表爱好者。即使是劳力士的推出的星期日历型绿松石表盘款腕表和蚝式恒动海使型腕表也没有为品牌在这次表展中争取到更多的热度。高昂的参展费用和不对等的回报使劳力士集团认真思考:是否还有继续参展的意义?和巴塞尔表展的未来到底何去何从?

  在今天,劳力士集团和巴塞尔表展早已密不可分。迄今为止,这个瑞士制表业的巨头是表展中最大的参展商,在过去的80年中,一直利用着这个钟表业的年度盛事向这个世界展示着其巧夺天工的钟表作品。然而巴塞尔表展早在劳力士的成为表中之冠前就成为了钟表日历中不可或缺的大事情。不过令人震惊的是,与巴塞尔表展一起携手走过近百年风雨的劳力士,携手其他四大高级制表品牌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香奈儿(Chanel)、萧邦(Chopard)及帝舵表(Tudor)共同声明,宣布正式退出巴塞尔钟表展(Baselworld)并“自立门户”。劳力士公司首席执行官、蒙特勒都铎公司董事杜福尔(Jean Frédéric Dufour)表示:“劳力士自1939年以来,就开始参加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不幸的是,鉴于该活动的发展方式和主办方最近的决定,尽管我们对巴塞尔表展有极大的留恋,但是我们还是决定退出。 经过劳力士品牌(Rolex)发起的讨论,要与合作伙伴共同发起一个全新形式的展览方式似乎是很理所应当的事,这些合作伙伴们会拥有和我们同样的愿景以及我们对瑞士制表业的坚定不移的支持。 这将使我们能够根据我们的需求和期望来展示我们的新产品,共同努力并更好地去捍卫这个行业”。早在这一重磅消息无疑让人重新审视劳力士和巴塞尔表展的关系,并且让人担忧失去了重要合作伙伴的baselworld将如何继续延续其在世界展会业中举足轻重的位置。

  1917年4月15日,巴塞尔钟表展的雏形正式诞生,最初被称为“Schweizer Mustermesse Basel” (MUBA), 也就是在巴塞尔赌场举行的瑞士商品交易会。在在这硕大的6000平方米的展馆中,只有很一小部分被用于展示珠宝和钟表。在那个时期,手表的定义已经从纯粹的女士的装饰品转变而来,并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返回士兵的帮助下成为男性也可以佩戴的商品。尽管在这次展会中提供给新时尚的领域并不多,只有29个不同的制造商,但事实证明,这是巨大的成功,因为正是这一事件促使手表成为必不可少的男性配件。然而直到1926年,制表业才得以发展壮大,足以在展览中设立自己的展馆,从那时起,它的影响力开始占主导地位,并与1931年建立了名为“瑞士钟表展”的第一个专用展馆。正是在这一点上,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巴塞尔表展才得以真正开始它的辉煌旅程。

  到劳力士第一次参加博览会时,巴塞尔表展已经成为一年中最大的活动,以展示当今所有重大的钟表创新作品而闻名。约翰·哈伍德(John Harwood),也就是劳力士的创始人,于1924年在此展示了世界上第一只不用上链的自动机械表芯——没有表冠,时间则通过表圈设置,并将其所有权出售给了富通(Fortis),并由机芯供应商A. Schild进行结构改良进行批量生产,于次年推出了首款自动上链腕表。在这次展览上,John Harwood发明的自动表芯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因为在当时,机械手表普遍还都采用手动上链的方式,可以说巴塞尔钟表展完美地向世人乃展示了钟表业的发展,见证了一个个世界第一的创造奇迹。尽管劳力士的两大突破性创新:防水蚝式表壳和他们自己发明的自动上链机芯perpetual问世于正式参展巴塞尔前,它们也没有被世人熟知,直到1939年劳力士集团首次亮相巴塞尔表展,这再一次证明巴塞尔钟表的影响力,奠定了劳力士在钟表行业中未来超前的地位。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越来越多钟表的品牌的争相竞技,一年一度的巴塞尔钟表展在规模和影响力上都在稳步增长,并且正在建造更多的大厅来容纳越来越多的与会者。到了50年代,展览的规模对于劳力士标志性的现代潜水表新品种——Submariner潜航者型产品的发布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Submariner潜航者型是劳力士最著名的品牌系列,被钟表爱好者们俗称“水鬼系列”,是继1926年推出全球首只防水蚝式腕表后,防水性能研究上的第二次重大突破,是世界上第一只防水深达100米(330英尺)的腕表。尽管submariner首发防水虽然只有100米,但对于1950年代来说仍是相当不简单的成就,搭载的机芯则为Caliber A260,是当时劳力士最强悍的自动机械机芯。不夸张地说,Submariner潜航者型堪为制表史上的转折点,为潜水腕表奠定标准。但实际上,宝珀在Submariner产品发布一年前则推出了Fifty Fathoms系列,而现在该作品被认为是第一款现代潜水腕表头衔的实际持有者。然而,宝珀在当时并未参加巴塞尔博览会,因此,劳力士在更广阔的观众面前展示了他们的作品,因此submariner产品系列赢得了全世界的赞誉,并成为现代潜水表的经典代表产品。展会的持续成功促使了表展更大的扩展,越来越多的品牌在表展上高调地炫耀他们精湛的商品,并且在每年四月吸引了所有瑞士重量级人物来观赏这些品牌之间的争奇斗艳。

  巴塞尔表展在最初的55年中一直是只属于瑞士的品牌盛会,直到1972年它才打开面向国际的大门,让法国,意大利,德国和英国的品牌加入进来,成为了第一年“欧洲品牌的聚集之地”,这也是巴塞尔钟表展首次出现在瑞士钟表业之外。这次表展的另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是爱彼Audemars Piguet橡树腕表的首次亮相。它是迄今为止最受欢迎的豪华腕表之一,尤其是对于足球运动员们来说,也是另一个在巴塞尔表展上向世界展示的著名腕表之一。它以前所未见的设计元素打破了既定的准则,开启了前卫不拘的风格,自此而成了制表业的一则传奇。紧接着1973年,欧盟其他地区的高级品牌也正式加入了巴塞尔表展。1983年,巴塞尔表展从瑞士钟表展改为简单的BASEL 83,并保留该格式,并用数字表示年份,直到1995年再次更名为BASEL 95,并在1986年向世界各地的制表师开放时,真正地成为国际性的盛大活动。至于劳力士,在钟表品牌中的地位逐年提高,在博览会上的地位也有所提高。从1939年只有30平方米的低矮建筑开始,劳力士继续在大厅内获得越来越大的空间,直到最终在展览的入口处占据了一优质的展区。

  在2003年,巴塞尔钟表展才正式被命名为BASELWORLD, The Watch and Jewellery Show(巴塞尔世界,钟表珠宝展),它更加强调了它作为世界奢侈品产业盛会的地位和重要性。于2007年,有将近101700名来自100个国家的专业买家和参观者给参展方带来了突出的销售额,使BASELWORLD 2007 在展览史上记上了光辉的一笔,世界钟表珠宝博览得以更加辉煌绚丽。接下来直至2017年,展会每年的平均总面积都可达到16万平方米以上,每年有2000多位展商参展,近10万专业的观众买家和近2500家国际媒体前来观展,巴塞尔钟表展正式成为在国际上举足轻重的奢侈品风向标。也正是如此,巴塞尔钟表展的表现使之跻身钟表展会的第一名,与钟表展会另一“扛把子”日内瓦钟表展形成鲜明对比。与包罗万象的巴塞尔钟表展不同,日内瓦表展是由1991年离开巴塞尔表展的五大品牌——名士(Baume & Mercier)、卡地亚(Cartier)、伯爵(Piaget)、尊达Gérald Genta和丹尼尔·罗斯Daniel Roth创建的一个独立且独特的高端中型表展。尽管它不是表展中规模最大的,但是全球规格最高的闭门展会之一,只允许来自全球的注册媒体和重量级钟表经销商进入,以突显高级钟表(Haute Horlogerie)的尊贵和高端。因为它类似于私人“沙龙”的运营模式,直至2017年,日内瓦表展的参展品牌才达到创纪录的30个,远远比不过规模宏大的巴塞尔世界。相比较于任性傲娇的日内瓦表展,巴塞尔表展涵盖更多不同等级的钟表品牌,形式也更加贴近普罗大众,为全世界的钟表爱好者们提供了圆梦的机会。

  在2017年,巴塞尔表展迎来了第100届的周年纪念,巧合的是,浪琴、劳力士、飞亚达、欧米茄、百达翡丽等品牌也都有表款在这年迎来了周年庆。尤其是劳力士集团,在此次百年庆典展览中带来了有史以来最宏大的展示,占据了三层楼约13,000平方英尺,也同时向世界展出了于 1967 年首度面世的专业潜水腕表 SEA-DWELLER 海使型50 周年款纪念腕表,该表使用了拥有 Chronergy 擒纵系统的 3235 型机芯,这也是劳力士首次在专业腕表上运用该款机芯。其余高端钟表品牌如浪琴,百达翡丽等都推出了属于自己品牌的周年复刻纪念版手表,各大品牌的争奇斗艳使巴塞尔展会在2017年达到辉煌时刻,让人不禁感叹传统钟表业依旧存在的无限活力和惊喜。劳力士首席执行官让•弗里德里克•杜福尔(Jean Frédéric Dufour)对这场制表界规模最大、最重要的展会赞不绝口。“对于瑞士钟表业、其发展和活力而言,这项年度活动仍然是一项‘必须’活动,这一点已被来自世界各地强烈的参与度和热情所证明”。这是劳力士和巴塞尔表展在历史上最璀璨夺目的时刻,让人不禁感叹曾经的传统钟表业是如此辉煌盛大。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在当今的手表消费市场,年轻人逐渐地成为了主要的消费群体,智能手表的问世也为传统钟表业带来了一定的影响和冲击。此次智能危机不禁让人想起曾经的石英危机——一场差点摧毁整个瑞士机械表行业的风暴。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全球销售的机械表中95%来自瑞士,因为超前的技术和工艺,瑞士钟表业几乎没有竞争,在那时,瑞士手表还是完美、工艺和质量的代名词。直到70年代初,日本钟表制造商精工推出了第一款商业化销售的石英腕表,名为“Astron”。同时,该公司为其工业生产的产品发明了一种全新的营销策略,专注于准确性,而不是瑞士手表主打的工艺和精美。一块机械手表一天中有15-30秒的误差的话,都可被视为是正常的。一块石英手表一般情况下每月的误差在15-25秒之间,最小的误差一年才有5秒。因为低廉的价格和领先的精确度使石英表遍地开花,反观瑞士制造的机械表突然被认为不够精确以及定价过高,因此在短短六七年的时间里,瑞士机械表几乎收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成百上千的表厂倒闭,超过近数十万的钟表工人失业。但令人讽刺的是,世界上最早的石英机芯之一,早在70年代初就由瑞士钟表制造商联盟制造。其中,欧米茄、劳力士和百达翡丽在当时使用了所谓的Beta 21运动,但没有激起任何水花。那么就在当时如此瑞士传统钟表业濒临危亡的时候,是什么让他们重拾生机?这要感谢尼古拉斯·哈耶克(Nicolas Hayek)——一位瑞士银行委托管理顾问,将两大手表集团(华硕和SSIH)的品牌联合在一个强势的伞形品牌下,并开发一个新的手表系列,以低价提供瑞士品质手表,因此斯沃琪集团正式诞生。经过短暂的研发,哈耶克已经在塑料盒中制造了石英和自动机芯,并在国际市场上推出了大量的斯沃琪手表,最后成为引领全球流行文化的时尚配饰,从而拯救了瑞士钟表业,它的巨大成功为曾经伟大的传统品牌例如浪琴,欧米茄的复兴奠定了财务基础。在这次石英危机生存下来的其余钟表品牌则改变了自己的销售策略,机械表不再以日常功能出名,而是以高级的时尚配饰出名,以象征佩戴者的品味和尊贵。因此,这些机械表品牌也更加注重自己品牌技艺的精湛以及高端的定位——真正成为象征身份地位的奢侈品。如今再一次冲击瑞士传统制表业的智能危机仿佛就是石英危机的二次卷席。不可否认地是,智能手表的发明为整个腕表市场带来了更高的关注度,也促使更多的时尚奢侈品牌去争相抢注这一新兴发明,例如lv集团推出的全新TAMBOUR HORIZON智能腕表系列,将数字智能和精致高奢结合于一体,打开了更加年轻的腕表市场。但不幸地是,这也导致了传统机械表销售在大幅下滑,即使这些传统钟表品牌如百达翡丽积家仍在坚守着传统机械表的生产并也一直在延续自己的产业,但是数字化时代的冲击是不可避免的,这些高级钟表品牌是否能在再一次的危机中逆风翻盘浴火重生呢?除了来自智能手表的危机,巴塞尔表展高昂的参展费用以及表展组织者所谓的傲慢和管理不善,使之最新的表展活动已在规模上大幅缩减,再也比拟不了当年的光彩时刻。

  然而斯沃琪集团2019年的撤出,带走了集团旗下的的18个著名品牌,其中包括欧米茄(Omega),浪琴(Longines),宝珀(Blancpain)和汉密尔顿(Hamilton),更为巴塞尔表展的没落雪上加霜,并使巴塞尔表展的热度直线下跌。斯沃琪集团离开后,首席执行官尼克·海耶克(Nick Hayek Jr.)告诉CNBC:“当我们观看这些传统的钟表展销会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我们将与我们的品牌一起出现在全世界面前,更加去贴近消费者和零售商。”他补充说:“我们可能会与其他人和其他合作伙伴一起做更具创意的事情”。当这个被正式宣布时,世界级钟表资讯平台霍丁基评论到:“巴塞尔表展是否能生存下去?如果它失去三大重要参展商(斯沃琪集团、劳力士、百达翡丽)中的另一家,它就无法继续延续它的辉煌。”然而现在,它不止失去了一个品牌的支持,而是三个品牌都相继失去了。各大集团的相继退出不仅仅代表着传统实体展会的逐渐过时,更给众多钟表展会敲响了一个警钟:如何在当今数字化年轻化的消费时代去延续钟表业的发展并再创辉煌?

  据资料显示,2019年的参展品牌只有500家不到,相比2018年的700家减少了约29%,更不用说2017年的1300家相比了。然而在2020年 巴塞尔表展失去了劳力士等一众行业巨头后,我们还可以看到哪些我们熟悉的品牌呢?目前以飞机驾驶舱内为创作灵感的机械表品牌Bell & Rose 柏莱士,全球最大的钟表珠宝经销商之一Carl F. Bucherer 宝齐莱,历史悠久的老牌瑞士专业腕表品牌ORIS 豪利时还宣布继续参加2020年巴塞尔表展,以及许多小众腕表品牌和来自国内的一众手表品牌如号称“国货之光”的FIYTA 飞亚达。可见2020年的巴塞尔表展,不再是像过去历史一样是专属于高价奢侈品腕表的舞台,而是更多地变成了传统腕表和小众制表品牌的天下了。

  对于劳力士来说,巴塞尔表展是良好的合作伙伴,更是一起目睹其跃身钟表行业佼佼者的见证者,此次它和其余品牌巨头的解约不仅让人唏嘘曾经的风雨共济在时代的冲击下难逃分道扬镳的命运,更让人重新审视巴塞尔表展未来的道路。随着行业巨头的离开,剩下的钟表品牌是否还会与巴塞尔表展一起走下去,是否还会选择继续承受高昂的展会费用与巴塞尔表展再续前缘?巴塞尔表展的风格与模式也会不会也因此而被改变?让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