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劳力士表价格 > 最“劳力士”的劳力士

最“劳力士”的劳力士


/ 2020-04-25

  若继续浏览我们的网站,您即同意我们使用Cookie。请阅读我们的Cookie政策以了解如何更改您的个人设置。

  表迷群体里面有个相当著名的说法叫做“一劳永逸”,大概说起来的话是表明买一块劳力士就足以结束买表生涯了

  如果不加引号,小学语文老师一定会觉得题目是个病句;其实意思很简单,前一个“劳力士”是形容词而已。之所以敢这么用形容词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劳力士风格实在是太明显而且稳健,除了早几年的帝舵之外基本没有哪个牌子跟它味道相似。(当然,不熟悉的人看着别人戴帝舵以为是劳力士的案例也是有的。)

  表迷群体里面有个相当著名的说法叫做“一劳永逸”,大概说起来的话是表明买一块劳力士就足以结束买表生涯了。大概原因是如下几点:1.在通常情况下除了几个特别运动的系列跟专门为正装设计的切里尼之外,大多数劳力士可以适用于许多场合佩戴:比如水鬼就可以从运动一直戴到日常工作,只要不穿高规格的正装就没问题;而日志型这种绝对的正装表换条皮带就会立刻休闲起来,而其质量哪怕出没于运动场合也问题不大。2.劳力士的质量与设计都足够出众,哪怕几十年前的款式也不会觉得过时,甚至好品相的在市场上还有足够多的升值潜力——当然,很多表迷忍不住心头好一买再买则不在讨论之内。实际上,在我们身处的时代并不缺各种名表,可以找到工艺更精致的、功能更复杂的、技巧更炫目的、价值更高昂的……不过这种种条件一旦综合起来考量,劳力士绝对会成为最合适的选择。所以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表迷都宣称,如果一辈子只买一枚手表,那一定应该买劳力士。

  然而如果只买一枚手表的情况下,光把范围圈定在劳力士也未免太宽泛了,事实上在一枚的前提下这个问题就很容易变成——如果只买一枚劳力士,你会买哪只?

  这个问题未必会有一个标准的答案,因为口味这种事情总有不同喜好,笔者也有朋友从切里尼或者水鬼下手的。而笔者自己初入劳门的选择是迪通拿,不过这并非意味着到此结束,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心知肚明以后还可以继续。但若真的只有一枚劳力士做选择,那么就要详细比对一番了,究竟哪款才是最合心意的并无标准,而究竟哪款最富有劳力士风味却可以判断——这个判断结果,我认为是星期日历型。英文名Day-Date,官方全名叫做Osyter Perpetual Day-Date(蚝式恒动星期日历型),这款腕表最初来自1956年的巴塞尔钟表展,其名称就包含了功能上的全部特质:星期、日历、自动、防水。

  之所以将星期日历型视为劳力士风格的代表,是因为这系列腕表在材质、工艺、技术、设计等方面都算得上劳力士系列的拳头产品,众所周知的是现如今的劳力士堪称一线以上制表品牌中绝无仅有不做复杂功能的厂家,诸如月相万年历陀飞轮之类的东西对于现代劳力士来说简直是绝缘的。但机械功能的简单并不意味着科技含量欠奉,就像1956年推出产品时就靠日历星期瞬跳专利成为唯一一款能够同时在盘面显示星期与日历全拼而非缩写的腕表那样,劳力士强大的科学实验室们推出的新功能会优先装配星期日历型:比如前几年研发并投入使用的Parachrom游丝,以专利的铌、锆及氧合金制成,完全自主生产创造,在排除磁场跟温度变化干扰的同时能够带来十倍于传统游丝结构的抗震能力;现在的40毫米直径版本星期日历型搭载的3255型机芯更是一款杰作,除去蓝色Parachrom游丝之外,机芯整体材质上掺加了镍和磷所以能更好的隔绝磁场干扰,同时达到更好的重量平衡,全新劳力士专利的Chronergy擒纵系统兼顾了高效动力与可靠性能,高效的擒纵系统与全新发条盒结构更为机芯增加了三天的动力储备,比起大多数自动上链腕表标配的不到五十小时动力增强甚多,再也不用担心偶尔休息数日不出门忘记上链导致的停表了。

  除去质量特色之外,星期日历型尤其是金质的知名度与产品受众范围都相当广泛,哪怕是跟对腕表没有专门研究的人士聊起来劳力士,对方知晓这个著名品牌的概率也是相当之高,若是再细问下去,哪怕是问到笔者这样的八零后,就算说不清楚具体的系列名称,“金劳”这个名字想必一定是熟悉的。

  据说金劳一词盛行于粤语区,由于上世纪香港经济的快速发展从而产生出了文化辐射效应最终为广大过人所熟知,又有粤语区的朋友讲金劳谐音广东话“襟捞”,大概意思是混得好捞得久,此外金劳又暗含了“捞金”的意蕴,统统是好口彩所以大行其道。这些说法确实也很符合粤港文化的特色,不过若是劳力士本身不值几个钱或者质量一塌糊涂,口彩再好也没什么用——国内某地连关圣帝君都做成手表品牌了,该没人买还是照样没人买。

  不过废话说了大把,金劳这个名词究竟指什么其实有点争议,从广义上来说,全金外壳的都算金劳,又有人以为金劳必须要求金链带,又或只能算黄金跟近年兴起的玫瑰金,冷色调的白金不行甚至更加昂贵的铂金也不成,而最狭义的算法大概是暖色调全金且固定外圈的蚝式恒动腕表,这就基本只限定了日志型(Dayjust)跟星期日历型(Daydate),连切里尼都要排除在外。比如古惑仔里面陈浩南跟山鸡碰表时候是两块迪通拿(Daytona),但是到山鸡跑路时候拿去当铺换钱的就是日志型的金表——其实迪通拿的二手价格也颇为坚挺,不过在市场上能够被认为保值的还是金表概率更大。

  而在金表范围内考量,除去技术跟功能优势之外,星期日历型的设计本身在劳力士诸多系列里面也最有标识度,实际上Daydate跟Dayjust之间外形相差甚少,乍看之下只有两点可以分辨:1.日志型有不锈钢和间金款式而星期日历型没有,但这种分别没有想象中大是因为对于一般人来说光看金属颜色未必能够区分不锈钢跟白/铂金;2.两款都在盘面三点钟位置有凸透镜玻璃也就是所谓“水泡镜”显示日期,但星期日历型在十二点有一片弧形镜面显示星期——一般常见的是英文,不过由于受众广泛有时候会在世界不同地区推出当地语言版本,据说星期历一共使用过二十多种文字之多,也从侧面说明了其受欢迎程度。如果更细心观测还有一种判别方法就是表带,金属链星期日历型使用了劳力士最高规格的半环形三排链节,俗称总统带的就是——不过要是皮带款这个法子就不奏效了。

  牙圈、水泡镜、总统带、星期历、蚝式壳,加上只选用贵金属制作跟最的机芯装配,还有劳力士永远不会玩腻的宝石镶嵌跟多重材质盘面搭配,星期日历型的各种元素都凸显着最明确的劳力士风格跟品牌的最高标准,那么也就无怪它可以作为劳力士风格的代表作了。

  最后要为金劳做一个无谓的小小辩护:很难说是不是因为古惑仔这部曾经风行一代年轻人的电影原因,价值高昂的金劳在国内一度被当成了暴发户跟捞偏门的代名词,这其实是个颇为奇怪的偏见,因为改革开放之后最早在国内有钱人中广泛流行开的瑞士大厂牌其实是欧米茄,而劳力士本身的品牌形象是倾向于坚实可靠商务和运动风格的中上层标配:一般而言在欧美影视作品里面,戴金装劳力士的基本是律师、医生、银行经理这些高收入专业人士,既表明财富跟社会地位又凸显可靠的个人形象,这本身与腕表的高价值和精准耐用属性相呼应,唯一有点问题的在于一般混到这个地步的也都是上了点年纪的人士,对于年轻人来说手腕上一只沉甸甸的大金表也确实有些压不住,这就是为什么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人在年轻时代都不选择这款腕表的原因——虽然也有因为年轻人相对而言购买力略差的缘故——然而它依然是最具劳力士风格的劳力士表款,就凭这个经典地位,如果一生只购买一枚劳力士腕表,它依然是笔者的不二选择,虽然那可能是等到40岁之后的事情了。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